散文

有风格的小偷

林清玄散文有风格的小偷

走过一家羊肉炉店的门口,突然有一个中年人的声音热情的叫住我。 回头一看,是一位完全陌生的中年人,我以为是一般的读者,打了招呼之后,正要继续往前走。 没想到中年人跑过来拉着我的手臂,说:林先生一定不记得我...

林清玄散文/ 2020-07-07

咸也好,淡也好

林清玄散文咸也好,淡也好

一个青年为着情感离别的苦痛来向我倾诉,气息哀怨,令人动容。 等他说完,我说:人生里有离别是好事呀! 他茫然的望着我。 我说:如果没有离别,人就不能真正珍惜相聚的时刻;如果呋有离别,人间就再也没有重逢的喜...

林清玄散文/ 2020-07-07

水中的蓝天

林清玄散文水中的蓝天

开车从莺歌到树林,经过一个名叫柑园的地方,看到几个农夫正在插秧。由于太久没看到农夫插秧了,再加上春日景明。大地辽阔,使我为那无声的画面感动,忍不住下车。 农夫弯腰的姿势正如饱满的稻穗,一步一步将秧苗插...

林清玄散文/ 2020-07-07

活的钻石

林清玄散文活的钻石

一个孩子问我:叔叔,这个世界上有没有比钻石更有价值的东西? 我问他: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? 他说:因为报纸上刊登了一个模特儿穿着一件镶满钻石的礼服,听说价值是一亿呢! 我说:有呀!这个世界上所有活着的钻...

林清玄散文/ 2020-07-07

鸡肉丝菇

林清玄散文鸡肉丝菇

带侄儿到乡间的游乐场去玩,无意间在龙眼树下看到鸡肉丝菇的踪迹。 我对孩子们说:这是鸡肉丝菇,我们采回去给阿妈,阿妈一定会很高兴的。 大侄儿说:叔叔,你不要乱采,我们自然课本里说,有许多菇类是有毒的。 不...

林清玄散文/ 2020-07-07

金刚糖

林清玄散文金刚糖

路过乡间小镇,走过一家杂货铺,突然一幅熟悉的影像吸引了我。 杂货铺的玻璃柜上摆了一个大玻璃瓶,瓶中满满的糖果,红,绿、白相间,在阳光下闪闪发亮。 是金含!我几乎跳了起来。 金含是一种我以为早已失传的糖果...

林清玄散文/ 2020-07-07

透早的枣子园

林清玄散文透早的枣子园

返乡的时候,我的长裤因脱线裂开了,妈妈说:来,我帮你车一车。 我随妈妈走进房间,她把小桌上的红绒布掀开,一台裁缝车赫然呈现在我的眼前,这个景象震慑了我,这不是三十多年前的那台裁缝车吗?怎么现在还在用?...

林清玄散文/ 2020-07-07

灰鸽七四八

林清玄散文灰鸽七四八

我救过一只小鸽子。 有一次台风前夕,我准备把阳台的盆景暂时移到屋内避难,结果在小门边看到一只鸽于,全身已经湿透了,闭着眼睛,缩着脖子,蹲在那里发抖,看那样于已经支撑不住了。 我对鸽子说:不如你先到我家休...

林清玄散文/ 2020-07-07

咬舌自尽的狗-林清玄

林清玄散文咬舌自尽的狗-林清玄

有一次,带家里的狗看医生,坐上一辆计程车。 由于狗咳嗽得很厉害,吸引了司机的注意,反身问我:狗感冒了吗? 是呀!从昨晚就咳个不停。我说。 司机突然长叹一声:唉!咳得和人一模一样呀! 话间于一打开,司机说了...

林清玄散文/ 2020-07-07

金丝雀与果蝇-林清玄

林清玄散文金丝雀与果蝇-林清玄

从前到矿坑去采访时,发现坑道隔不远处就会挂着一个装金丝雀的笼子,问了矿工,才知道金丝雀是用来检测瓦斯的。 由于金丝雀对瓦斯敏感,只要有一点点瓦斯,它就会躁动不安,惊慌叫喊,因为它的叫声洪亮,可以提醒坑...

林清玄散文/ 2020-07-07

1
爱情诗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