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家散文

朱自清匆匆

朱自清散文朱自清匆匆

燕子去了,有再来的时候;杨柳枯了,有再青的时候;桃花谢了,有再开的时候。但是,聪明的,你告诉我,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?--是有人偷了他们罢:那是谁?又藏在何处呢?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:现在又到了哪...

朱自清散文/ 2020-05-24

航船中的文明赏析

朱自清散文航船中的文明赏析

航船中的文明赏析 第一次乘夜航船,从绍兴府桥到西兴渡口。 绍兴到西兴本有汽油船。我因急于来杭,又因年来逐逐于火车轮船之中,也想回到航船里,领略先代生活的异样的趣味;所以不顾亲戚们的坚留和劝说(他们说航船...

朱自清散文/ 2020-05-24

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

朱自清散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

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原文阅读 一九二三年八月的一晚,我和平伯同游秦淮河;平伯是初泛,我是重来了。我们雇了一只七板子,在夕阳已去,皎月方来的时候,便下了船。于是桨声汩汩,我们开始领略那晃荡着蔷薇色的历史的...

朱自清散文/ 2020-05-24

温州的踪迹

朱自清散文温州的踪迹

一月朦胧,鸟朦胧,帘卷海棠红① ①画题,系旧句。 这是一张尺多宽的小小的横幅,马孟容君画的。上方的左角,斜着一卷绿色的帘子,稀疏而长;当纸的直处三分之一,横处三分之二。帘子中央,着一黄色的,茶壶嘴似的钩...

朱自清散文/ 2020-05-24

《梅花》后记

朱自清散文《梅花》后记

这一卷诗稿的运气真坏!我为它碰过好几回壁,几乎已经绝望。现在承开明书店主人的好意,答应将它印行,让我尽了对于亡友的责任,真是感激不尽! 偶然翻阅卷前的序,后面记着一九二四年二月;算来已是四年前的事了。...

朱自清散文/ 2020-05-24

朱自清一封信原文

朱自清散文朱自清一封信原文

在北京住了两年多了,一切平平常常地过去。要说福气,这也是福气了。因为平平常常,正像糊涂一样难得,特别是在这年头。但不知怎的,总不时想着在那儿过了五六年转徙无常的生活的南方。转徙无常,诚然算不得好日子;...

朱自清散文/ 2020-05-24

朱自清飘零原文

朱自清散文朱自清飘零原文

一个秋夜,我和P坐在他的小书房里,在晕黄的电灯光下,谈到W的小说。 他还在河南吧?C大学那边很好吧?我随便问着。 不,他上美国去了。 美国?做什么去? 你觉得很奇怪吧?--波定谟约翰郝勃金医院打电报约他做助...

朱自清散文/ 2020-05-24

朱自清-论书生的酸气

朱自清散文朱自清-论书生的酸气

读书人又称书生。这固然是个可以骄傲的名字,如说一介书生,书生本色,都含有清高的意味。但是正因为清高,和现实脱了节,所以书生也是嘲讽的对象。人们常说书呆子、迂夫子、腐儒、学究等,都是嘲讽书生的。呆是不明...

朱自清散文/ 2020-05-24

朱自清-说话

朱自清散文朱自清-说话

谁能不说话,除了哑子?有人这个时候说,那个时候不说。有人这个地方说,那个地方不说。有人跟这些人说,不跟那些人说。有人多说,有人少说。有人爱说,有人不爱说。哑子虽然不说,却也有那伊伊呀呀的声音,指指点点...

朱自清散文/ 2020-05-24

朱自清 论老实话

朱自清散文朱自清 论老实话

美国前国务卿贝尔纳斯退职后写了一本书,题为《老实话》。这本书中国已经有了不止一个译名,或作《美苏外交秘录》,或作《美苏外交内幕》,或作《美苏外交纪实》,秘录内幕和纪实都是老实话的意译。前不久笔者参加一...

朱自清散文/ 2020-05-24

1
爱情诗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