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“我很忙,但对你一直有空”

  • “赚钱,能治愈一切矫情”

  • 求求你,不要再发这样的朋友圈了!

  • 睡前原谅一切,醒后不问过往

  • 我们为什么要善良?这是我见过最好的答案

最新文章

  • 朱自清匆匆

    朱自清匆匆

    燕子去了,有再来的时候;杨柳枯了,有再青的时候;桃花谢了,有再开的时候。但是,聪明的,你告诉我,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?--是有人偷了他们罢:那是谁?又藏在何处呢?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:现在又到了哪...

    朱自清散文 / 2020-05-24

  •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

   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

   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原文阅读 一九二三年八月的一晚,我和平伯同游秦淮河;平伯是初泛,我是重来了。我们雇了一只七板子,在夕阳已去,皎月方来的时候,便下了船。于是桨声汩汩,我们开始领略那晃荡着蔷薇色的历史的...

    朱自清散文 / 2020-05-24

  • 航船中的文明赏析

    航船中的文明赏析

    航船中的文明赏析 第一次乘夜航船,从绍兴府桥到西兴渡口。 绍兴到西兴本有汽油船。我因急于来杭,又因年来逐逐于火车轮船之中,也想回到航船里,领略先代生活的异样的趣味;所以不顾亲戚们的坚留和劝说(他们说航船...

    朱自清散文 / 2020-05-24

  • 温州的踪迹

    温州的踪迹

    一月朦胧,鸟朦胧,帘卷海棠红① ①画题,系旧句。 这是一张尺多宽的小小的横幅,马孟容君画的。上方的左角,斜着一卷绿色的帘子,稀疏而长;当纸的直处三分之一,横处三分之二。帘子中央,着一黄色的,茶壶嘴似的钩...

    朱自清散文 / 2020-05-24

  • 朱自清飘零原文

    朱自清飘零原文

    一个秋夜,我和P坐在他的小书房里,在晕黄的电灯光下,谈到W的小说。 他还在河南吧?C大学那边很好吧?我随便问着。 不,他上美国去了。 美国?做什么去? 你觉得很奇怪吧?--波定谟约翰郝勃金医院打电报约他做助...

    朱自清散文 / 2020-05-24

  • 朱自清一封信原文

    朱自清一封信原文

    在北京住了两年多了,一切平平常常地过去。要说福气,这也是福气了。因为平平常常,正像糊涂一样难得,特别是在这年头。但不知怎的,总不时想着在那儿过了五六年转徙无常的生活的南方。转徙无常,诚然算不得好日子;...

    朱自清散文 / 2020-05-24

  • 《梅花》后记

    《梅花》后记

    这一卷诗稿的运气真坏!我为它碰过好几回壁,几乎已经绝望。现在承开明书店主人的好意,答应将它印行,让我尽了对于亡友的责任,真是感激不尽! 偶然翻阅卷前的序,后面记着一九二四年二月;算来已是四年前的事了。...

    朱自清散文 / 2020-05-24

  • 朱自清-说话

    朱自清-说话

    谁能不说话,除了哑子?有人这个时候说,那个时候不说。有人这个地方说,那个地方不说。有人跟这些人说,不跟那些人说。有人多说,有人少说。有人爱说,有人不爱说。哑子虽然不说,却也有那伊伊呀呀的声音,指指点点...

    朱自清散文 / 2020-05-24

  • 朱自清-论书生的酸气

    朱自清-论书生的酸气

    读书人又称书生。这固然是个可以骄傲的名字,如说一介书生,书生本色,都含有清高的意味。但是正因为清高,和现实脱了节,所以书生也是嘲讽的对象。人们常说书呆子、迂夫子、腐儒、学究等,都是嘲讽书生的。呆是不明...

    朱自清散文 / 2020-05-24

  • 朱自清 论老实话

    朱自清 论老实话

    美国前国务卿贝尔纳斯退职后写了一本书,题为《老实话》。这本书中国已经有了不止一个译名,或作《美苏外交秘录》,或作《美苏外交内幕》,或作《美苏外交纪实》,秘录内幕和纪实都是老实话的意译。前不久笔者参加一...

    朱自清散文 / 2020-05-24

  • 论吃饭朱自清

    论吃饭朱自清

    我们有自古流传的两句话:一是衣食足则知荣辱,见于《管子牧民》篇,一是民以食为天,是汉朝郦食其说的。这些都是从实际政治上认出了民食的基本性,也就是说从人民方面看,吃饭第一。另一方面,告子说,食色,性也,...

    朱自清散文 / 2020-05-24

  • 女人

    女人

    白水是个老实人,又是个有趣的人。他能在谈天的时候,滔滔不绝地发出长篇大论。这回听勉子说,日本某杂志上有《女?》一文,是几个文人以女为题的桌话的记录。他说,这倒有趣,我们何不也来一下?我们说,你先来!他...

    朱自清散文 / 2020-05-24

  • 南行杂记原文

    南行杂记原文

    前些日子回南方去,曾在天津丸中写了一篇通信,登在本《草》上。后来北归时,又在天津丸上写了一篇,在天津东站亲手投入邮筒。但直到现在,一个月了,还不见寄到,怕是永不会寄到的了。我一点不敢怪邮局,在这个年头...

    朱自清散文 / 2020-05-24

  • 开心是最好的补药

    开心是最好的补药

    打开电视或打开报纸,几乎每天都会看到许多补药的广告,教我们怎样变强、怎样变勇,怎样过了四十岁还像一尾活龙。 令人疑惑的是,在这些广告旁边,有差不多一样多的广告,在教我们减肥,教我们如何消除过剩的营养,...

    林清玄散文 / 2020-05-22

  • 差一百米

    差一百米

    公共汽车经过台北市信义路,在市贸中心前面看见两栋新盖好的大楼,楼上有一块巨大的招牌: “来征服我吧!抢占东区的一席之地。” 那招牌的巨大令人感到荒诞,我想到要抢占东区的一席之地也很不容易,因为东区的士地...

    林清玄散文 / 2020-05-22

  • 存在的理由

    存在的理由

    每到一个地方,我总会捡一些当地的石头回来作纪念,有些朋友无法理解,会问我:“石头究竟有什么价值呢?” “石头并没有真正的价值,它是一个地方最好的纪念,是紧钱也不能买到的。”我说。 在我们的世界,所有的事...

    林清玄散文 / 2020-05-22

  • 参观佛堂

    参观佛堂

    在路上遇到一位陌生人,自称是我的读者,他说:“听说林先生家里的佛堂很庄严,改天去参观你的佛堂。” 我唯唯诺诺,然后我们在汽车疾驶的街口道别。 最近,我时常遇到想来参观我家里佛堂的人。使我困惑的是,我每天...

    林清玄散文 / 2020-05-22

  • 忙碌与悠闲

    忙碌与悠闲

    我和儿子坐在仁爱路安全岛的大树下喂鸽子,凉风从树梢间穿人,树影婆婆,虽然是夏日的午后,也感到十分凉爽。 我对儿子说:“如果能像树那么悠闲,整天让凉风吹拂,也是很好的事呀...

    林清玄散文 / 2020-05-22

  • 一只鸟又飞走了

    一只鸟又飞走了

    儿子小时候,每次吵闹,我就拿起电话筒拨一一七给他听,一一七是报时台,会不断播报时间,每十秒一次。儿子的好奇心很强,一听报时台就停止哭闹了。 很久以后,有一次他听报时台,满脸疑惑地问我:“为什么电话里的...

    林清玄散文 / 2020-05-22

  • 前世与今生

    前世与今生

    有一个人来问我关于前世的问题,说他常常在梦里梦见自己的前世,他问我:“前世真的存在吗?” 前世真的存在吗?我不能回答。 我告诉他:“我可以确定的是,昨天的我是今天的我的前世,明天的我就是今天的我的来生。...

    林清玄散文 / 2020-05-22

推荐文章

“聊出感情,就删了吧”

  • ...

梦是蝴蝶的翅膀

  • ...

成年人的生活里没有容易二字

  • 文/刘喜汪 01 知乎上其实有这样一个问题:为什么那么多人开车回家,到了楼下还要在车里坐好久。 有个回答点赞特别高。他说: 很多时候我也...

“我会想跟你闹,说明你很重要”

  • 《小王子》里说:所有的大人都曾经是小孩,虽然,只有少数的人记得。 每个人内心都住着一个小孩,她会有自己的小脾气、小想法,会在你面前...

《凌晨三点》听来心酸:那些说不出的思念,都变成了黑

  • -01. 有些人,就是用来错过的 最近被一首歌刷屏。 这首《凌晨三点》只有一版demo,短短的1分32秒,却是无尽的心酸。 我在凌晨三点 醒来的夜...
赞助

1
爱情诗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