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

一千支银针

林清玄散文一千支银针

一位乡下的小朋友告诉我一个有趣的童话故事,是我从未听说过的,小朋友也不知道出处,我现在把它记录下来: 从前有个国王,他有七个女儿,七位公主各有一千支用来整理她们头发的扣针,每一支都是镶有钻石且非常纤细...

林清玄散文/ 2020-06-24

耕云?望云?排云

林清玄散文耕云?望云?排云

弟弟从阳明山上下来,手舞足蹈地谈起他们要到学校去看电影的一幕。 那是夏日黄昏的好天气,一大群年轻人三三两两相约去看电影,满天满地都是人与山树的好景,忽然有一个学生看到天上的不明飞行物体报上称为幽浮的一...

林清玄散文/ 2020-06-24

野姜花

林清玄散文野姜花

在通化市场散步,拥挤的人潮中突然飞出来一股清气,使人心情为之一爽;循香而往,发现有一位卖花的老人正在推销他从山上采来的野姜花,每一把有五枝花,一把十块钱。 老人说他的家住在山坡上,他每天出去种作的时候...

林清玄散文/ 2020-06-24

雪梨的滋味

林清玄散文雪梨的滋味

不知道为什么,所有的水果里,我最喜欢的是梨;梨不管在什么时间,总是给我一种凄清的感觉。我住处附近的通化街,有一条卖水果的街,走过去,在水银灯下,梨总是洁白的从摊位中跳脱出来,好像不是属于摊子里的水果。...

林清玄散文/ 2020-06-24

松子茶

林清玄散文松子茶

朋友从韩国来,送我一大包生松子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生的松子,晶莹细白,颇能想起空山松子落,幽人应未眠那样的情怀。 松子给人的联想自然有一种高远的境界,但是经过人工采撷、制造过的松子是用来吃的,怎么样来吃...

林清玄散文/ 2020-06-24

放生鸟

林清玄散文放生鸟

在泰国清迈有名的古迹普哪大庙前,有许多供游客放生的放生鸟。 放生鸟通常是一对,放在一具用细竹子编成的粽形笼里,摆得满地都是,由当地的妇人或小孩看管,到庙里朝拜的游客,只要花很少的钱,就可以买一对放生鸟...

林清玄散文/ 2020-06-24

木鱼馄饨

林清玄散文木鱼馄饨

深夜到临沂街去访友,偶然在巷子里遇见多年前旧识的卖馄饨的老人,他开朗依旧,风趣依旧,虽然抵不过岁月风霜而有一点佝偻了。 四年多以前,我客居在临沂街,夜里时常工作到很晚,每天凌晨一点半左右,一阵清越的木...

林清玄散文/ 2020-06-24

琴手蟹

林清玄散文琴手蟹

淡水是台北市郊我常常去散心的地方,每到工作劳累的时候,我就开着车穿过平野的稻田到淡水去;也许去吃海鲜,也许去龙山寺喝老人茶,也许什么事都不做,只坐在老河口上看夕阳慢慢地沉落。我在这种短暂的悠闲中清洁自...

林清玄散文/ 2020-06-24

香鱼的故乡

林清玄散文香鱼的故乡

在台北的日本料理店里有一道名菜,叫烤香鱼,这道烤鱼和其他的鱼都不一样;其他的鱼要剖开拿掉肚子,香鱼则是完整的,可以连肚子一起吃,而且香鱼的肚子是苦的,苦到极处有一种甘醇的味道,正像饮上好的茗茶。 有一...

林清玄散文/ 2020-06-24

夜观流星

林清玄散文夜观流星

烬读宋朝沈括着的《梦溪笔谈》,有一段谈到他夜见流星的事,非常有趣: 治平元年,常州日禹时,天有大声如雷,乃一大星几如月,见于东南,少时而又震一声,移着西南;又一震而坠,在宜兴县民许氏园中,远近皆见,火...

林清玄散文/ 2020-06-24

1
爱情诗歌